小方脸

kk

洄之溯收到了,这是一个想念的repo。 @蝎子兰 宝宝等你回来。

清和的《摄政王》真的太太太好看了!!!不看悔死你们!!!

哦哦哦这是一个repo~ @清和润夏 大甜心的第一个原创本儿~还会有第二本,更多本~宝宝加油!

有人说我拍照是直男风格,哼特意摆拍了一下!

路岑工作日志 5


好几天没写日志,实在是因为善后工作忙得四脚朝天。

继我上次入院,老板也光荣负伤。不不不,并没有什么光荣的。老板这次的事简直令人匪夷所思。我怀疑公司今年犯太岁,否则怎么连老板这种奇葩命格都镇不住?

忽然想起新年时我让老板去庙里抢头香拜一拜,结果他记错了,腊八节去抢了两碗头粥,有这样的老板,公司也确实不能好了……

而且,我怀疑老板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叫什么PTSD的。不管在干啥事儿,他抽冷子就扭动几下肩膀,嘴里念念有词“出来!”“变身!”要不就念咒“天灵灵地灵灵我亲大爷快显灵”什么的……好几次我都忍不住想给大林总汇报,问问他是不是对我们隐瞒了老板的真实病情?

后来我利用人脉偷偷查看了老板的病例,并没有脑震荡症状或精神方面的突发疾病,这才放心。

说起大林总,我是佩服的。老板出事那天,他从发现问题到拿出解决方案,整个过程沉着冷静当机立断,执行力简直惊人。当然我十几秒定位到老板的方位也很帅,就不再赘述了。

不得不说,我的老板是个非常称职的麻烦制造者。有时候我怀疑不是他辟邪,而是有了他,我才见鬼。

找到老板的时候,他正躺在言先生的怀里。奄奄一息毫无生气,如果我没眼花的话,言先生还抱着老板的头亲吻了几下。幸好我站在大林总身后,否则我是无法面对这种尴尬局面的。

俩人狼狈极了。言先生小脸一团污黑,看见大林总结巴了几句哇的一声哭出来,眼泪把黑脸儿冲出两道白。面对这场面大林总竟有些无措。看到此番奇景,这趟来得真值……

我挺身而出,把老板搬上飞机。这才发现半座山头都被网兜住,树木连根拔起,这就是个大型施工现场啊!挖到这种程度起码已经施工一个月了。唉,这屁股起码得用四辆吊车才能擦干净……

离开之前我拍拍言先生的肩,“您是蓝翔毕业的吧?技术太厉害了!”没有理我。

花了俩星期才把山头恢复原样,周边居民一直问是不是政府要搞开发了,问我拆迁能补多少钱。

期间我去医院看过老板一次,他正埋头撸他那只白猫咪,白团团舒适得呼噜呼噜。在昏黄的灯光下,一瞬间我觉得老板像个孤寡老人,我哽咽:“老板,成个家吧,你这孤苦伶仃的……伤成这样言先生也不来看看你……”

白团团拱了拱,用屁股冲着我开始chuachua挠床。老板赶忙低头一通撸,还劝:“乖,别生气……给我个面子……不知者不怪……”

明天得给老板安排一个专家会诊,这病情怕是加重了。






是的!我们又来了!

@Lee_管她叁柒贰拾壹 的教导下(她强调这句必须说),我如饥似渴得学到了做表情包的新技能😂😂😂,一共8张,愿博 甜心心@清和润夏 和大家一笑!大家看看能get到文的情节不?😁😁😁

路岑工作日志 4

我也许可能大概得罪了老板。

今天一早老板打电话说不来公司了。呵呵。老板下次你来的时候打个招呼就行了。正腹诽,迎面撞上了大林总,老板的哥哥,林召。

老板办公室里,我垂首恭敬:“林总,您有什么吩咐?”
“林应呢?”

没有感情色彩的问句,却如泰山压顶。作为一名有责任感的员工,我应该勇敢揭露老板消极怠工的恶行!
心下一横 :“老板他最近经常在外面跑业务……”

“那这是什么?”

大林总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示意我看,播放的是一段视频,我伸着脖子仔细辨认,屏幕上弹幕铺天盖地,啥也看不到。

心一急我不由自主念了出来 :“这么快娃都有了”“秀恩爱死得快”“求直播领证……”

大林总的扑克脸上终于露出一丝俗称尴尬的人类表情,关掉了弹幕。然后就看到言先生的脸塞满屏幕,嚼东西,小脸儿鼓鼓的还挺可爱。

……我特么在想啥!

“洗了手再吃。”一双正在切菜的手说。我确定这是老板的声音。再看时间,昨天。

“这就是他谈的业务?”

“林总,言先生是我们的风水……顾问……”

“告诉林应我来过。”

要完。

当晚,我提着两大袋最贵的进口猫粮敲响老板家大门。老板看到我有些惊讶,面露难色让我进了屋。“老板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当面向你解释一下……”

话还没说完,刷—— 一个白色球形从二楼顺着楼梯滑下来,白球球落在地上才看到我,瞬间凝固。老板三两步走过去把白球球抱起来揣在怀里,脸上浮现出谄媚的笑容……这笑容有点眼熟。

“刚才你要说什么?”老板坐过来,白球球从他兜里露出半个脑袋观察我。看着黑葡萄一样的猫儿眼,我被萌得七荤八素,怪不得老板舍不得来上班,原来吸猫成瘾。

“啊?哦,今天大林总……”

白球球的目光被什么吸引,它从老板怀里挣扎跳下来,走向那两袋猫粮。我就说没有猫能拒绝这个牌子,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白球球看看猫粮,看看我,看看老板。再看看猫粮,再看看老板。它抬起爪爪,老板在我旁边呼啦一下捂住了脸。

“老……老板???”
“条件反射,条件反射”老板泰然自若。

简单汇报完事情,老板当即做出重大决定,明天按时去上班!出门前,我忍不住问:“老板,猫咪多大了?”

“呃……两岁?”

“是不是脾气一直这么暴躁?”

白球球屁股冲我,正在chuachua挠沙发

“没有没有很温柔的呵呵呵呵呵”老板挠挠抓痕此起彼伏的脸。

我放低声音安慰他:“没关系,反正也到了做绝育的年纪,然后就会温顺得多。”

chuachua挠沙发的声音戛然而止。

“谢谢,路岑,今晚吃点好的吧。”老板眼中充满悲悯。

我的老板好像变了。
















路岑工作日志 3


我一直在等。
我认为老板应该针对上次的灵异事件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而事实上老板已经有一个礼拜没上班。他一定是修复自己的世界观去了,而事实上他并没有也给我放假。

期间老板电话遥控我给警官学院的虞教授送过两次东西,一个密封信封装着薄薄的纸片。虞教授本人很有风度,接过东西对我客气地道谢。

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是什么呢?

一张正在经历三观地震灾后重建,对世界很陌生,仿佛马上就可以跟印度老师去修炼瑜伽的虚空脸。我看到了自己。没忍住拍了拍他的肩,不知道教授经历了什么,反正致以我病友的问候吧。

回到公司,大家正在口口相传老板带着一脸抓痕来视察工作,伤口上写了妖!艳!贱!货!四个字。哦哟~没想到老板平时板着脸,玩得很开嘛。哎呀~这叫闷骚,情趣。啧啧啧~老板还金屋藏娇。

我冲回办公室,当即捏碎三个一次性纸杯以示愤慨。俗话说得好:虽然我没有女(男)朋友,但老子不是处男!

修复世界观!修你奶奶个腿儿!

果断给自己放了半天假。晚上九点接到老板的电话。
“路岑啊,听说你有养猫?”
【呦,切入点很别致啊,呵呵。】“啊是的,有只虎斑……”
“我想问一下,如果猫不舒服怎么办?”
【哎?请继续你的表演!】“有什么具体症状吗?”
“没什么精神,但是喜欢蹭人,食欲还不错,挠人的时候眼睛贼亮……”
【握草真是来问猫的?】“呃……其实我也不懂,我家猫比较反常的时候,一般我会考虑……是不是该发情了……”
“嘟……嘟……嘟……嘟……”

第二天,老板脸上抓痕多了一倍。
主动给我放了三天假,以示感谢。
看来猫的问题解决得不错。



路岑工作日志 2

再次见到言先生的时候,我已经调到S行动组。我认为行动组组长这个职务比总经理助理更适合我。毕竟我不太擅长汇报工作。

言归正传。

S组最近的任务遇到了麻烦,我的组员轮番在玻璃窗上看见鬼脸,人心惶惶。听说以前老板去算过命,最后神棍拍着他的肩说:“兄弟啊,你这八字硬的可以去镇宅,我不收你钱了!”  要不叫老板来避避邪。

一起来的还有言先生,快半年没见了。他和老板并肩站在一起,表情极其严肃,竟和工作状态的老板有八分相似。然而,我的老板正盯着言先生笑得……有点做作。

趁言先生四处查看,老板转头一脸严肃并且高深莫测地对我说:“你知道……我近来不是纯无神主义者,这个阴阳先生很难请,必须得供着!”

exm?老板,你忘了半年前让我跟着言先生的事了?算了……毕竟上个月你发了一张你俩亲密合影让我冲洗的事你都不记得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的三观受到了极大震动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有些麻木。总结起来就是我们被困在一个子宫里为了不被羊水淹死与无数脐带决斗。听起来是不是很瞎?

当言先生举着一团鬼火朝楼上门内不知道什么玩意走去,耳边是挠门发出的咯吱咯吱声,我得承认就算我曾是世界上最骁勇善战的雇佣兵种之一,我的理智也仅够控制自己不尿裤子,然而,我的老板,他停下脚步,仰望言先生的背影,笑了……那笑容好像包含了他俩的前世今生。嘴里还念叨:这是全部的言辞……

exm?老板?!这都什么时候了!脐带快把我勒死了,来帮把手啊!不要给我演文艺电影慢镜头啊!

我又惊又急,兜头一盆羊水泼过,我眼前一黑。

等我再次醒来,是在医院。为什么开始怎么结束我一概不知,所以义正言辞的拒绝写这次行动的总结报告。

PS.言先生和老板的关系好像不一般。

路岑工作日志 1

自打老板从一个老旧小区回来,就下指令,让骨干小组去跟一个年轻男孩。

“晚上也跟吗?”这是一个很平常的问题对不对?
“你不知道他住我家?”老板脸绷起来……哦那就白天跟。
“白天如果跟我在一起,也不用跟。”老板拿出一张照片,面有得色地伸到我面前。是偷拍,里面的人天真无邪。

“老板,有正面免冠照吗?”我尽量保持专业的微笑。“哦,看着可爱就拿来了,我回去照。”
我将目光投向老板身后的窗外,眼神放空……

最近手下几队人马都很羡慕骨干小组,他们天天无所事事,每周可能只用工作2天。“不要掉以轻心,老板可能是在考验我们!”在有限的老板没跟在目标人身边的两天时间里,我们大显神功搜集了海量素材。

抱着积累了一个月的文件,我打算给老板系统汇报一下工作。“老板,三月份的客户反馈回来了……上半年财务总结您看一下……前几天委托人赵老先生把尾款已经结了……”

“说重点!”
“……”
“不用事无巨细,捡重点说吧。”
灵光乍现。我试探:“言先生的行程比较单纯,您不在的时候去了一次警官学院。”
“详细点!你就这么汇报工作?”
“……”

总之,那天我把未来三个月的话都说完了,硬是凭我强大的记忆力把言先生每天吃饭时点的菜都回想了起来(心疼自己三分钟)。在我滔滔不绝时,老板似乎走神了,手指反复在一张照片上摩挲,脸上露出一种我从没见过的柔软表情。有点像清和月里的春光。

“咳咳……老板?”

事后我八卦的拿起老板反复摩挲的那张照片,就是一张普通照片而已,偷拍角度不错,长焦吊得很清晰,光线一流。言先生眼睛亮亮的举着筷子正要夹菜,衣服上有一块小小的油渍。

仅此而已嘛。鬼才能知道老板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