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方脸

kk

路岑工作日志 5


好几天没写日志,实在是因为善后工作忙得四脚朝天。

继我上次入院,老板也光荣负伤。不不不,并没有什么光荣的。老板这次的事简直令人匪夷所思。我怀疑公司今年犯太岁,否则怎么连老板这种奇葩命格都镇不住?

忽然想起新年时我让老板去庙里抢头香拜一拜,结果他记错了,腊八节去抢了两碗头粥,有这样的老板,公司也确实不能好了……

而且,我怀疑老板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叫什么PTSD的。不管在干啥事儿,他抽冷子就扭动几下肩膀,嘴里念念有词“出来!”“变身!”要不就念咒“天灵灵地灵灵我亲大爷快显灵”什么的……好几次我都忍不住想给大林总汇报,问问他是不是对我们隐瞒了老板的真实病情?

后来我利用人脉偷偷查看了老板的病例,并没有脑震荡症状或精神方面的突发疾病,这才放心。

说起大林总,我是佩服的。老板出事那天,他从发现问题到拿出解决方案,整个过程沉着冷静当机立断,执行力简直惊人。当然我十几秒定位到老板的方位也很帅,就不再赘述了。

不得不说,我的老板是个非常称职的麻烦制造者。有时候我怀疑不是他辟邪,而是有了他,我才见鬼。

找到老板的时候,他正躺在言先生的怀里。奄奄一息毫无生气,如果我没眼花的话,言先生还抱着老板的头亲吻了几下。幸好我站在大林总身后,否则我是无法面对这种尴尬局面的。

俩人狼狈极了。言先生小脸一团污黑,看见大林总结巴了几句哇的一声哭出来,眼泪把黑脸儿冲出两道白。面对这场面大林总竟有些无措。看到此番奇景,这趟来得真值……

我挺身而出,把老板搬上飞机。这才发现半座山头都被网兜住,树木连根拔起,这就是个大型施工现场啊!挖到这种程度起码已经施工一个月了。唉,这屁股起码得用四辆吊车才能擦干净……

离开之前我拍拍言先生的肩,“您是蓝翔毕业的吧?技术太厉害了!”没有理我。

花了俩星期才把山头恢复原样,周边居民一直问是不是政府要搞开发了,问我拆迁能补多少钱。

期间我去医院看过老板一次,他正埋头撸他那只白猫咪,白团团舒适得呼噜呼噜。在昏黄的灯光下,一瞬间我觉得老板像个孤寡老人,我哽咽:“老板,成个家吧,你这孤苦伶仃的……伤成这样言先生也不来看看你……”

白团团拱了拱,用屁股冲着我开始chuachua挠床。老板赶忙低头一通撸,还劝:“乖,别生气……给我个面子……不知者不怪……”

明天得给老板安排一个专家会诊,这病情怕是加重了。





评论(3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