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方脸

kk

路岑工作日志 3


我一直在等。
我认为老板应该针对上次的灵异事件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而事实上老板已经有一个礼拜没上班。他一定是修复自己的世界观去了,而事实上他并没有也给我放假。

期间老板电话遥控我给警官学院的虞教授送过两次东西,一个密封信封装着薄薄的纸片。虞教授本人很有风度,接过东西对我客气地道谢。

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是什么呢?

一张正在经历三观地震灾后重建,对世界很陌生,仿佛马上就可以跟印度老师去修炼瑜伽的虚空脸。我看到了自己。没忍住拍了拍他的肩,不知道教授经历了什么,反正致以我病友的问候吧。

回到公司,大家正在口口相传老板带着一脸抓痕来视察工作,伤口上写了妖!艳!贱!货!四个字。哦哟~没想到老板平时板着脸,玩得很开嘛。哎呀~这叫闷骚,情趣。啧啧啧~老板还金屋藏娇。

我冲回办公室,当即捏碎三个一次性纸杯以示愤慨。俗话说得好:虽然我没有女(男)朋友,但老子不是处男!

修复世界观!修你奶奶个腿儿!

果断给自己放了半天假。晚上九点接到老板的电话。
“路岑啊,听说你有养猫?”
【呦,切入点很别致啊,呵呵。】“啊是的,有只虎斑……”
“我想问一下,如果猫不舒服怎么办?”
【哎?请继续你的表演!】“有什么具体症状吗?”
“没什么精神,但是喜欢蹭人,食欲还不错,挠人的时候眼睛贼亮……”
【握草真是来问猫的?】“呃……其实我也不懂,我家猫比较反常的时候,一般我会考虑……是不是该发情了……”
“嘟……嘟……嘟……嘟……”

第二天,老板脸上抓痕多了一倍。
主动给我放了三天假,以示感谢。
看来猫的问题解决得不错。



评论(21)

热度(47)